小梅(中)一說起多年的遭遇就痛哭流涕,而除了“回來就好”,家人也不知該如何安慰她 本報記者 周金柱 攝
  電影《盲山》講述了一名22歲女大學生在找工作時,被拐賣至山區,數次出逃未成,終於在多年後被成功解救的故事。而類似的事,在千陽女子小梅(化名)身上卻真實地上演了。在小梅被拐賣到偏遠山村6年後,她歷經磨難終於逃回家中。
  意外
  獨自回娘家時離奇失蹤
  “真的沒有想到,我姐姐還能平安回來。”千陽縣女子小雪(化名)說,之前她和62歲的父親都以為找姐姐小梅無望了,但心中都還隱隱存有一絲希冀。沒想到這一盼6年,姐姐真的回來了。
  小雪說,姐姐小梅今年30歲,失蹤時兒子才8個月大。小雪說,母親在她們很小的時候就去世了,家裡只剩下她和姐姐以及父親。因姐姐小時候頭部受過傷,智商比常人略低,也因此沒有上過學。2004年,20歲的姐姐嫁到了岐山縣蔡家坡鎮。
  “在2008年八九月份,我姐和姐夫鬧矛盾,姐夫家人說她自己坐車回了娘家,但我們從此再沒有了她的音訊。”小雪說,姐姐失蹤後,她和姐夫家曾在千陽縣至岐山縣沿途四處張貼尋人啟事,但苦苦尋找都毫無結果。
  驚喜
  失蹤6年被鄰居帶回家
  “我父親經常哭著說,不知道他活著的時候還能不能見到我姐姐。”小雪說,姐姐的離奇失蹤後,讓父親備受打擊,期間還大病一場。
  今年4月4日下午2時許,小雪正在院子里洗衣服,就聽見門外有人喊:“你姐回來了。”小雪說,走到門口才發現村裡鄰居領著我姐就進門了,當時姐姐穿得破破爛爛的,人也瘦得變了形。鄰居是在縣城看到小梅的,當即就帶她回了家。
  次日,小雪家人便向千陽警方報了案。
  回憶
  找工作被騙後遭數次拐賣
  “剛回來時都不敢多問,一問她就哭得不行。”小雪說,通過多日交流才知,姐姐是被人拐賣了多次。
  4月9日上午,記者趕到了小雪家,此時的小梅穿著整齊。小雪說,姐姐回來後,他們給買了新衣服,並剪了頭髮。記者和小梅交流發現,她思維還算清晰,但問起這麼多年的經歷,沒說幾句就會痛哭,渾身顫抖。在斷斷續續的交流中,小梅說,當年她從婆家乘車到千陽縣城,本打算回家的,後來想在縣城找份工作,“一個收破爛的說給我能介紹個工作,我就跟著他去了。”小梅說,這名男子將她帶到了千陽縣附近一個村子,住了幾天后又說要給她介紹婆家。
  “我不同意他就打我。”小梅說,之後又來了一個“媒人”,姓李,說帶她到鳳翔找婆家。途中,李某強姦了她。沒幾天她又被李某賣到了隴縣東風鎮,因為不能生育,當年又被賣到了隴縣河北鎮一個山村。
  小雪說,姐姐婚後生過兩個娃,都是剖宮產生的,“前一個沒成活,後來成了一個男娃。”後來,姐姐流過一次產,手術後就喪失了生育能力。
  “我前後跑過三四次,但每次都是剛跑到縣城就被抓了回去。”小梅說,隴縣河北鎮的“婆家”姓曹,曹家人為了防止她逃跑,平時幾乎不給她錢。平時每天她都要上山砍柴或下地幹活,還經常被打罵。“每次抓回來,他們就用粗棍在我身上打。”小梅說,最近她自己到“丈夫”曹某一親戚家幫忙,到了4月4日,那家人一早給了她20元和5個油餅,讓她拿回“婆家”。之後,小梅趁機打了輛車,花16元到了隴縣縣城。最終在好心人的幫助下,小梅輾轉回到了千陽。到了千陽縣城不久,她就碰到了老家的鄰居。
  調查
  初步定為刑事案件兩地警方聯合辦案
  4月9日,徵得小梅家人同意後,記者帶小梅前往隴縣河北鎮報警,併進一步瞭解情況。當日中午,隴縣公安局河北派出所所長趙新文表示,通過小梅的敘述,她被拐賣到的村應是河北鎮韋家堡村。
  韋家堡村村主任告訴記者,村裡一曹姓人家的媳婦確實跑了,這兩天正在尋找。有村上人聽說,曹家“媳婦”是被“乾爸乾媽和她伯”介紹來的,村裡人就估計是從哪兒買來的。隨後趙新文聯繫到曹某,並讓他來到派出所。據曹某說:“我們是2008年結婚的,一直沒辦證,當時花了2.8萬元彩禮成的婚,介紹人中有一個人姓王,是隴縣本地人。”
  經詢問王某的相貌特征,趙新文判斷,此人為一慣犯,之前就有拐賣人口的不良記錄。目前,隴縣警方已初步斷定該案為一刑事案件。對此,千陽縣公安局相關負責人表示,他們也已調派警力,與隴縣警方組成專案組聯合偵辦此案。
  本報記者周金柱
(原標題:被拐數次歷經6年逃回家(圖))
(編輯:SN098)
創作者介紹

壁球

mwwrunmxdf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